欢迎来到8虎体育

我家那口大海锅

meiwen 2019-12-24 22:02:05

改革开放、包产到户的那年,生产队里给各家各户分牲畜、工具、机械啥的,什么东西都有。父亲却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中,唯独要了那口伴随他饲养员生涯的大海锅,并为此付出了30元的代价。要知道,在那个年代30元可是笔不小的款项,父亲一个人买不起,就约了邻居,两家合力把这口直径一米八的大海锅抬回了家。

大海锅开始是放在邻居家的,但邻居家要它没用,直接把它弃在了院子的旮旯角落里不管了。历经风吹日晒雨淋,大海锅生了锈,发了绿,浑身脏兮兮的,像一个被抛弃的孤儿。父亲看着心疼,就说了邻居两句不知道爱惜的话,邻居一火:“你要爱惜,掏20块钱搬你家去,谁有那闲工夫伺候他。”父亲一听也上了火,一咬牙从农村基金会贷了100块钱,将那口大海锅买回了家。至此,它才算是真正成了我家的大海锅。

把大海锅抬回家后,父亲用笤帚把它清扫干净,用砂纸仔细打磨了一遍又一遍,并用猪皮擦了又擦,直到擦得乌黑明亮照出人影为止,最后父亲用贷款剩余的钱请了个木匠师傅给大海锅做了个漂亮的底座,安置在我家院子西厢房门口的石榴树下。从此,油亮翠绿的树叶、娇艳欲滴的红花、乌黑锃亮的大海锅就成了我家一道独特的风景。

我家那口大海锅(图1)

大海锅一开始的用途是用来饮的。

父亲以前是生产队的饲养员,那会儿经常半夜起来要给加点料。一来是“马不吃夜草不肥”嘛!二来是第二天早上都要早早上工耕地出力。父亲心疼,提前就把它们侍候得精精神神、妥妥贴贴的。这会儿没了,父亲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经常半夜起来在院子里溜达来溜达去,心空落落的,像丢了魂的游鬼。母亲看着不是滋味,就动员父亲再去买一头回来。

牵着小骡驹进门的那一天,父亲笑开了花:“这下我的大海锅可派上用场了!”

父亲对是格外疼爱地,新买的小骡驹活泼又可爱。父亲每天早上到地里割回最新鲜的草,用大铡刀把它切得碎碎的,再加上一点玉米细料拌匀喂给小骡驹吃。小骡驹摇晃着脑袋,不时砸吧着嘴,津津有味地吃着,小蹄子也兴奋地一蹽一蹽地。吃饱后,父亲就带着它来到大海锅跟前饮水。

乌黑锃亮的大海锅早已被父亲盛满了水,清亮亮的水像一面镜子,倒映着父亲和小骡驹的影子在水里一晃一晃地,甚是可爱。这时候小骡驹就调皮捣蛋开了,长嘴一下子扎进水中,“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个痛快,最后猛一扬头,大鼻孔里一股水花喷溅而出。一部分喷在大海锅里,锅里就开满了水莲花。一部分喷在了父亲的脸上、身上,这时候的父亲高兴得像个孩子:“去去去,调皮蛋,一边去!”小骡驹似乎听懂了父亲的话,撒开四蹄欢快地冲出了大门。

父亲这才抹了抹脸上的水花,点上一锅旱烟,惬意地抽了起来。那吐出的烟圈,随着风渐渐荡漾开去,越来越大,最后消失在空气中。此刻,父亲的心情就像那飘飞的烟圈,悠然自得。

父亲这样的悠哉没过两年,随着农业现代化机械地普及,以前出力人费劲的劳作方式已逐步被机械代替,父亲养的骡子也就没了用武之地。父亲虽然心疼,但还是不得不把它卖了。“总不能把它当宠物养着吧。”父亲有点冷幽默。

我家那口大海锅(图2)

大海锅里的水莲花没了,父亲又失落了起来。

没过几天,父亲一大早突然兴奋起来:“孩,咱家的大海锅又可以派上用场了!”“用它干嘛呢?”母亲。“刚才前巷的李拐子说他家大儿子结婚,想用它蓄水呢!”父亲得意起来,“还说要给十块钱租赁费呢!不过我没要,乡里乡亲的,怎么能要钱呢!再说用它蓄水,既体现了它的价值,又没损失啥。这李拐子也真是的,太见外了!”父亲就是这样,你用他东西可以,但别跟他提钱,一提他就翻脸。

那两年,巷里巷外的乡亲不管家里是红白大事,还是孩子过满月、老人过寿、盖新房子等等,我家的大海锅都被派上了用场。那一阵儿,大海锅风光得很,每天被人抬来抬去,像大姑娘坐花轿,招摇过市的。而当别人用完还回来时,父亲像打扮自己的姑娘一样,每次都把它收拾得净净、漂漂亮亮的。在父亲看来,能为乡亲们做点贡献,是他的荣耀。他钟情于此,并且乐此不疲。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村里家家户户都安上了自来水管,各家过事再也不用提前蓄水了,大铁锅就此又没了用场。不过这次父亲却胸有成竹:“孩,我看孩子夏天热得都没地方乘凉,干脆把这口大铁锅每天早上早早放满水,晒上一天,晚上孩子放了学就可以泡个澡,既天然又健康,咋样?”父亲像是在问又是在肯定地说。“早就该这样了。孩子早就盼着呢!可你不许,是不是呀二小?”母亲转过头问我。“太好了,爸爸妈妈!”我高兴地蹦了起来。“以前不是邻居们过事要用嘛,那咋能当澡盆子用呢?”父亲嗔怪着,“来,二小,爸试了,这水温刚好,水里还有阳光的味道呢!脱了跳进去。”我一听,立马脱个精光,“哧溜”一声,像条泥鳅一样钻进了水里。那水温柔得像是母亲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小胳膊小腿。仔细一闻,还真有一股阳光的味道。闭着眼躺在里面,轻的,浑身舒展,每一个汗孔都舒张开来,感觉像神仙一样,惬意极了。“这孩子,早都窥视大铁锅好久了吧!”父亲满意地笑了。

渐渐地,我长大了,去了外地上学、工作,一年也难得回几次家,那口大海锅就孤单地站在那儿,和日月对着话,和风儿倾诉着它昔日的。而父亲也年事渐高,再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去侍候它了,任它的容颜逐渐憔悴。我曾劝过父亲:“它没用场了,放着也占地方,不如把它卖了吧。”父亲却摇了摇头:“你不懂,现在还不能卖,它的用场还没到头呢。”当时我很纳闷,它还能干什么呢?

我的疑问在四年后找到了答案。我的孩子在一岁多的时候,由于我和爱人都忙于工作,就把孩子送回了老家,让父母照看。父亲才又打扮起了他的大铁锅。每天都把水晒得暖暖的,让他心爱的孙子躺在里面,享受着隔辈的亲情宠溺。

直到现在,我的孩子一说起在老家的日子,每每不忘的就是慈祥的爷爷奶奶和那口伴他欢乐童年的大海锅。我这才明白父亲的用心良苦。

我家那口大海锅(图3)

等到我的孩子也要离家时,父亲终于下了决心:“二小,找个合适的主把它卖了吧。记得啊,找的主不能毁了它。”我点了点头,深深理解父亲对这口大海锅的感情:“放心吧爸,我一个朋友开鱼塘的,他那儿正好能派上用场,爸你看多少钱给他合适。”父亲摆了摆手:“钱不钱的就别提了,只要能完整地保住它,就送给他吧。”

就这样,我家的大海锅,在经历了风风雨雨,见证了亲情乡情之后,最终离开了我家。走的那天,父亲双手来来抚摸着锅沿,一脸的恋恋不舍。

现在,每每有朋友邀请去泡温泉,说哪儿哪儿的温泉特好,泡上一次也不枉此生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家的大海锅,想起了我的父亲。此时,我就会嘿嘿一笑:“哪儿的温泉都比不上我家的大海锅晒得水泡着舒服,那水里有阳光的味道呢!”

我家那口大海锅(图4)

文艺作家阮部长点评本文:

我欣赏老迷的作品,不是因为他发红包积极,也不是因为他二胡拉得叽叽喳喳响,而是他作品中透露出的成熟,沉稳,老练和勤勉的气质勾引着我。

本来是一口土里土气的大海锅,被他的笔墨泼撒一阵,就成为镌刻深厚历史蕴意的故事。

历经风吹日晒雨淋,大海锅长满岁月的锈迹和绿斑,更装满一桩桩记忆。

虽然,纯朴老旧是大海锅的形象,但却是家中不可小见的风景。

不单说它是喂养的用具让父亲倍加珍藏,不单说它凝结着父亲与小骡驹的深情厚爱极至情同手足。其实从大海锅可以读出北方的风土人情和生活习俗。这就是地域文化。

老迷擅长采撷一件实物把人物,时间,情景,事件串联起来,以小窥大,追忆逝去的经历,展现一代一代人的精神内涵,之前“爷爷的水烟筒”今天的大海锅,都形成风格。

其实大海锅折射出中国农村农民农业的精神面貌,反映改革开放的历史足迹,尤其是农民在劳动致富的大道上前进的步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