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

shishang 2019-12-25 09:07:15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1)

循古见心

立身即使最陋僻,命运即使最不幸,这样的人,也完全可以:叙事磅礴。

放旷睥睨如石涛、八大山人者,也并非目空一切;真正的艺术家,自有其心折收敛处。

晦养与磅礴

八大山人,他孤寂、清冷,但是内心绝对傲岸。在传统中国知识者中间,他僻立一旁,属于我所敬重的少数一脉。

某册书中,看到八大的一幅书法作品《行书王文成公语轴》内容系抄录的王阳明语录:“人家酿得好酒,须以泥封口,莫令丝毫泄漏,藏之数年,则其味转佳,才泄漏便不中用,亦此意也”—欲杰,晦养重要。元气须牢牢守住,莫使其泄。所谓:“凡后生美质,须令晦养厚积。”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2)

朱耷芦雁图轴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南昌。在古木参天、青砖灰瓦的青云谱,我强烈感受到八大散出的独特气息。青云谱,历史悠久的赣地道院,汉时就有记载;以“吕纯阳驾青云来降”之传说,清代改为现名。晚年的八大,与此道院关系密切。现在的“八大山人纪念馆”就在青云谱中,收藏有八大众多的书画真迹。在馆内慢行观看,突然,一幅八大的行楷立轴,满纸墨字中挺立的四个汉字,像电一样击中了我!

这四个汉字是:

叙事磅礴。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3)

朱耷猫石图卷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确实非常震惊!立身即使最陋僻,命运即使最不幸,这样的人,也完全可以:叙事磅礴。

深沉晦养,并始终葆有“叙事磅礴”之内心。八大在默默教导我。

石涛“法”

清初画家石涛爱笑,而且是大笑,一笑,便震天动地:

“拈秃笔,向君笑,忽起舞,发大叫,大叫一声天宇宽,团团明月空中小”“忽然大笑震天地”“掷笔大笑双目空”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4)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5)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6)

石涛笔下的竹

这就是典型的石涛。他的大笑,有其超常的内心格局作为底气:“座中尽是黄山人,各赠一峰当柱撑”“一夜西风解脱尽,万峰青插碧云天”“一念万年鸣指间,洗空世界听霹雳”

石涛一生,他的艺术内在发展轨迹,可作如是观—破“他法”立“我法”进而以“无法”破“我法”并最终找到“无法”的精神内核:“一画”

首先,破“他法”立“我法”

石涛最反对“动之此某家法,此某家笔意”他极其狂傲:“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纵有时触着某家,是某家就我也,非我故为某家也。”“今问南北宗,我宗耶?宗我耶?一时捧腹曰:我自用我法。”“‘我用我法’心甚喜之。”

进而,以“无法”破“我法”

“我法”虽好,但“我法”用多、用熟了,也可能趋于定相。而真正之法,应无定相。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7)

黄山图册 故宫博物院藏

五灯会元有云:“世尊因外道问:‘昨日说何法?’曰:‘说定法。’外道曰:‘今日说何法?’曰:‘不定法。’外道曰:‘昨日说定法,今日何说不定法?’世尊曰:‘昨日说定,今日不定。’”

石涛由此悟道:“世尊说:昨说定法,今日说不定法,我以此悟解脱法门矣。”

对于“无法”石涛有着深刻认识:“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至法。”

那么,这种“无法”或“至法”其最本质的内核,到底又是什么?石涛最终找到了,此即他的“一画”观。

石涛的“一画”既是偏于具象的书画概念,又是偏于抽象的哲学概念。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8)

石涛《黄山八胜图》

从书画概念言,“一画”可以理解为一笔一画,“亿万万笔墨,未有不始于此而终于此”从哲学概念言,“一画”是众有之本,万象之根,似脱胎于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一画”既立,于是,“他法”“我法”“有法”“无法”便都纷纷瓦解,不再重要,进入此境之后的第一紧要处便是:“夫画者,从于心者也。”

石涛参透艺术玄机,他明白:真正的艺术,须从生命内在去寻,纸上万象,只是心的载体。

石涛的艺术创作由此物我融一,我是万物,万物是我,所谓:“吾写此纸时,心入春江水。江花随我开,江水随我起。”“百味具足者,在无可无不可,本不要好而自好者,出乎法度之外”而大多“世人才一拈笔,即欲求好,早落下乘矣”

石涛还进行“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式的追溯:“古人未立法之先,不知古人法何法;古人既立法之后,便不容今人出古法。千百年来,遂使今人不能一出头地也。师古人之迹而不师古人之心,宜其不能一出头地也,冤哉!”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9)

梅溪草堂

文学亦完全如此。文字论散文、诗歌、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之类,只是“批评家”们僵化、偷懒所为;写字创造者,只需“动乎意,生乎情,举乎力,发乎文章,以成变化规模”只需“从于心者”足矣。

石涛和八大山人的友谊,也堪可一说。他们虽然毕生未见一面,但相契很深。南昌的八大曾为扬州的石涛画过中堂:“公时闻我客邗江,临溪新构大涤堂。寄来巨幅真堪涤,炎蒸六月飞秋霜。”因尺幅过大,石涛还专门致信八大,请其重画尺幅较小者:“济欲求先生三尺高、一尺阔小幅…向承所寄太大,屋小放不下…只不能迅身至西江,一睹先生颜色为恨。”

“掷笔大笑双目空”的石涛,如此视八大:“淋漓奇古”“书法画法前人前”“真神仙中人”

而年长石涛16岁,“四方四隅,皆我为大,而无大于我也”的八大,则尊石涛为“尊者”“大手笔”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10)

由此可见,放旷睥睨如石涛、八大者,也并非目空一切;真正的艺术家,自有其心折收敛处。

石涛深具历史眼光。与友人论画时,他曾如此认定:

“此道有彼时不合众意,而后世赏鉴不已者;有彼时轰雷震耳,而后世绝不闻问者。”

此说极其深刻,值得后辈从艺者深思、自警。

写作者当如八大山人、石涛等艺术家,追求晦养与磅礴(图11)

文学照亮生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石涛

石涛(1642一约1707),清代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靖江王朱守谦十世孙,法名原济,一作元济。本姓朱,名若极,小字阿长。字石涛,又号苦瓜和尚、大涤子、清湘陈人等。广西全州人,晚年定居扬州。明靖江王后裔,其父朱亨嘉为九世靖江王,1645年于南明政权覆灭后自称“监国”而被也是监国的朱聿键擒并幽囚而死。是时石涛4岁,宫乱之际由仆臣负出逃走,后落发为僧。法名初为超济,后改原济(或元济),号石涛。半世云游,以卖画为业。早年山水师法宋元诸家,画风疏秀明洁,晚年用笔纵肆,墨法淋漓,格法多变,尤精册页小品;花卉潇洒隽朗,天真烂漫,清气袭人;人物生拙古朴,别具一格。工书法,能诗文。存世作品有《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山水清音图》、《竹石图》等。着有《苦瓜和尚画语录》。名言有一画论、搜尽奇峰打草稿,笔墨当随时代等。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